经典阅读
刘浚嘉:大山东游记
作者:刘浚嘉   日期:2016-03-30     点击数:  

我们是谁?来自哪里?这种寻根情结是我们每个人都会有的,当内心平静下来的时候,终归是要追问和思考的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《华夏人文根源探寻》

 

当我还在学校,为人生最后一节微积分课做着课前准备的时候,我突兀地给我妈发了个消息:“妈,咱们暑假去山东吧。”放下手机的我还跟室友打趣,我妈肯定会以为我在发飙(大连话,精神不正常之意)。然而我妈只回了一个字:“好。”

实际上,这就是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。

 

83日,渤海,暴雨】

坐在船上,无聊间听起后方电视某选秀节目的声音,以前真的没有关注过这个节目,现在听听,无非是每个人歌曲舞蹈展示自己,再谈谈那些说烂了的梦想。一遍遍流水账式的表演,一次次带有刻奇(Kitsch,媚俗之意)倾向的梦想诉说,除了能使台下评委虚伪地擦几下眼泪,到底有什么意义呢?

我不是在否定他们的梦想,因为我知道每一个都代表着一个人生,我没有能力去评价他人的人生。我只是在想梦想为什么一定要以这种哗众取宠的方式说出来,并且还要忍受那些并没有资格作评委的人的肆意评论。孔子一生赞赏音乐对人品格以及对生活的积极影响,可是我却在其中感受到无聊的浮躁,是音乐的形式变了,还是使用音乐的人在变。孔子曾言:“歌者直己而陈德”,那么他们真的带着陈德的想法在展示自己吗?

我看不出。

这艘从大连湾新港出发到烟台港的渡轮搭载的游客,应该都会在自己的旅行计划中加上曲阜吧。不管是抱着怎样的心态,他们在拜见孔子像的时候必是要带着些许尊敬的。可是他们真的了解孔子的思想,了解孔子这个看似古板迂腐的老头吗?真的明白自己内心的崇敬从何而来吗?

看着后排的人津津乐道地看着,我总觉得自己格格不入。

 

83日夜,蓬莱,晴】

在破旧的蓬莱街头闲逛,口渴,走进一家既卖珍珠又是食杂店的地方。一个白净的妹子坐在珍珠柜台旁欢快地和两个大妈聊天,我随手拿了一瓶矿泉水,心想这两元的矿泉水在景区应该更贵吧。我问:“这水多少钱?”妹子回头看向我,带着刚刚聊天的愉快,“一块。”我惊愕地追问了两遍,妹子微微偏头,不解地重复着价格,直到我意识到失态。

妹子好奇地望着我,以致我能看清她眸子里的清爽以及她白皙的容颜,我觉得这一刻她比柜台里成串的珍珠还要闪耀,闪耀得更加自然:

“春梅绽雪,秋菊被霜;松生空谷,霞映澄塘;龙游曲沼,月射寒江。”

 

84日,蓬莱,大雨转晴】

站在蓬莱阁的最高处,能够俯瞰蓬莱这座不大的城市,因为蓬莱普遍的建筑大都不高于蓬莱阁。抚摸着斑驳的城墙,环视这个曾经的登州府城,这里就是我祖先居住的地方,心中的情绪是和以往旅行不同的。这里也是我的家乡,不管这座城市除了蓬莱阁外破旧与否,给我带来的都是家乡的亲切和归属感。又忆起昨晚那个清新的妹子,我们带着相似口音的问答,真正令我错愕的不是水的价钱,而是一种“少小离家老大回”的不适。今天是我山东游的起点,却是我寻找祖地的目的地。

物华天宝,人杰地灵,祖地没有让我失望。

离开蓬莱的汽车上,依旧是父母坐在一起,我坐在另一处。不知是以往就如此还是今天特殊,去烟台的人好多,两辆车都满员以致我不能再用三个背包去霸占其他座位了。抱着背包的我静等着与我同排的旅客,我希望还是像来的时候那样的一个美丽姑娘。一对衣衫褴褛的老夫妇经过,失望地发现后排已没有让他们坐在一起的可能,老头推了推老妇,指着我旁边的位置,示意她坐下。我一瞬间闪现出令我吃惊的念头,好倒霉。我一直以为自己是一个心怀慈悲的人,常会从他人的言行举止乱想他人生活中的辛酸苦辣,又会为其中的不顺而悲愤,甚至潸然泪下。可为何这一瞬会有这种想法,难道所谓的慈悲不过是可耻且虚伪的怜悯?

我觑了一眼老妇粘着泥土的灰色裤子,充满黑泥的指甲,黝黑的皮肤,真的觉得浑身不自在。许是老妇发现了我对她的嫌弃,用手搓了搓裤子,试图弄掉泥土的痕迹,可惜是徒劳。老妇回首望望坐在远处的老头,不知眼神透露了些什么意思,不过应该是一种无人陪伴的孤独和紧张吧。我不知道我有什么资格产生嫌弃他人的念头,但我能感觉到,即使是人心向善时,我们仍心存芥蒂。我会在心中感慨农民工的艰辛,敬仰他们吃苦耐劳的精神,可他们终究不是我的亲人,我也无法做到“亲其亲”的境界。

 

85日,玉皇顶,晴转雨】

陶醉于山顶似幻云景的我丝毫未觉这云带着乌黑的颜色。

雷电导致缆车停运,不服老硬要和我一起爬上来的老爹已无力再走下去了,更别提上山都要坐缆车的母亲了。昏暗的天空以及令人却步的下山路带来的只有绝望。

当缆车再次开通的时候,车票钱是被我硬塞给售票员的,生怕她不要。真的从未有过这样心甘情愿甚至急迫地想交出自己的钱。

想想父母真的是老了。

 

86日,孔庙,晴】

“生民未有”的匾额可以说是中国人对于祖先圣化的极致了,怪不得金碧辉煌的庙堂外祈求什么的都有。一群穿着古装的准高三生和家长来拜孔子,这种病急乱投医的心态还情有可原。可是烧高香求财的又是为何呢?我想如果孔子是一个生财有道的人,也不会在陈绝粮,发出“君子固穷,小人穷斯滥矣”的训诫。

来曲阜之前,偶遇的一个大连游客告诫我们,曲阜人心眼坏。孔府门前,有个老奶奶坐在一个破旧的木椅上,旁边放了一个装满扇子的小箱子。每经过一个游客,她都会用微弱的声音推销着她的扇子,全然不似他处刺耳的叫卖声。

一把精致的扇子,她只要五块。而不远处的摊子上,摆着相同的扇子,却要二十块。

 

五天山东行,我玩得最欢的是在最后一天的济南,它给我的印象就是芙蓉街有着吃不完的小吃,却也是我唯一不知记些什么的城市。

 

(括号内注释为编者加注)


作者简介:刘浚嘉,辽宁大连人,来自14级机械班。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