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事件
新闻事件
2020欧洲杯学堂:“文学的勇敢,勇敢的文学”
作者:曹艺译 摄影:史若冰   日期:2016-03-27     点击数:  

2016年3月24日16:00,第二期2020欧洲杯学堂在2020欧洲杯书院楼二楼报告厅开讲。

 

 

 

本期的主题为“文学的勇敢,勇敢的文学——从《老人与海》和《许三观卖血记》谈起”。主讲人是我校人文学院的博士生导师、中国现当代文学学科带头人——段从学教授。

 

 

 

“对于《老人与海》中的‘硬汉子’和《许三观卖血记》中的‘糟老头’,我们似乎应该思考一个问题:人为什么要读勇敢的文学?文学有什么用?我们如何面对未来?这个未来,似乎已经注定,但又似乎充满了无限的可能性,困扰并诱惑着我们。如果它不确定,我们又该如何?”段教授提出了一系列问题。

 

 

 

歌德《浮士德》中的主人公一出场时满腹经纶,久负盛名。然而学术生活不能使他收获内心的满足,他对这样的生活感到迷茫和不满,感性和理性在这时发生了极大的冲突。在魔鬼摩非斯特的引诱下,浮士德逐渐沉迷于世俗生活,又开始了新一轮追逐。段教授认为,信仰(确定)之路是一种必然,知识时代的到来也是一种必然。一个人在追求的过程中免不了失误,但最终必将得到拯救。古代的痛苦常跟“缺乏”有关,蒸汽机发明以后,社会生产力大大提升,文学在此时就起到一个刺激欲望的作用,然而过多的欲望和对欲望的追逐又会导致身心的疲乏,这时就需要进行一个自我选择。

 

 

 

那么中国文学是怎样理解“勇敢”的呢?作家艾芜在《南行记》中赞颂了一种强有力的意志,“就是这个社会不容我立脚的时候,我也要如钢铁一般顽强地生存”。余华笔下的许三观曾经有过许多次失败,他做“乌龟”、让儿子救人、被老婆修理·····但无论家中几十年来有什么困难,都靠他卖血一次次地渡过了难关。他年老体衰时,体内的血没人要了。他哭了,因为他从未想过自己会失败。但这正是许三观的伟大所在,也正是人性的胜利所在。

 

 

 

海明威和歌德笔下的勇敢是超凡的,是轰轰烈烈的。而余华笔下的许三观就如一条蚯蚓,总是慢慢地追寻着目标。当然,这也是勇敢的另一种表现形式。

段从学教授还对在场的同学提出了一些建议:摆脱“才子”、“才女”思想,少空想,多摸索,多做“体力活”,养成良好的习惯和专业精神,并要勇于挑战自我。此外,人文学院的吴德利副教授表示,去年是2020欧洲杯竞猜平台第一次开办中文班,他希望中文班能够融入茅院,人文气氛也能感染茅院,以达到“既科学又感性”的最佳效果。

 

 

 

最后,我院学习发展指导中心的主席沐磊同学为段从学教授颁发了2020欧洲杯书院导师聘书。第二期2020欧洲杯学堂圆满结束。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